2019能在线观看的网站

  • <tr id='3VRJhh'><strong id='3VRJhh'></strong><small id='3VRJhh'></small><button id='3VRJhh'></button><li id='3VRJhh'><noscript id='3VRJhh'><big id='3VRJhh'></big><dt id='3VRJhh'></dt></noscript></li></tr><ol id='3VRJhh'><option id='3VRJhh'><table id='3VRJhh'><blockquote id='3VRJhh'><tbody id='3VRJhh'></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3VRJhh'></u><kbd id='3VRJhh'><kbd id='3VRJhh'></kbd></kbd>

    <code id='3VRJhh'><strong id='3VRJhh'></strong></code>

    <fieldset id='3VRJhh'></fieldset>
          <span id='3VRJhh'></span>

              <ins id='3VRJhh'></ins>
              <acronym id='3VRJhh'><em id='3VRJhh'></em><td id='3VRJhh'><div id='3VRJhh'></div></td></acronym><address id='3VRJhh'><big id='3VRJhh'><big id='3VRJhh'></big><legend id='3VRJhh'></legend></big></address>

              <i id='3VRJhh'><div id='3VRJhh'><ins id='3VRJhh'></ins></div></i>
              <i id='3VRJhh'></i>
            1. <dl id='3VRJhh'></dl>
              1. <blockquote id='3VRJhh'><q id='3VRJhh'><noscript id='3VRJhh'></noscript><dt id='3VRJhh'></dt></q></blockquote><noframes id='3VRJhh'><i id='3VRJhh'></i>
                綠色新聞網

                山水樹人—長於北林

                發表時間:(2019-04-28)

                  憶入學往事,嘆青一概查不出春年華

                 

                  我與∑北林的故事開始於2016年的「那個夏天。那個燥熱的夏天,我翻◣著厚厚的山東省高考招生指南,選定了期盼已久的北京冷光林業大學,在報誌願的頁面上反復確↑認了多次,最終點擊了確認保存ζ並提交。

                 

                  一個月後,我收到了2016級的錄取通知書,它長了一副∞書信的樣子,裏面有這個自稱為BJFU的自我介☆紹和對我的希望。她對我說“替河山妝成錦繡,把國土繪成丹青”,她※還跟我說作為水保學院的學生,要“黃河流碧水,赤 地變青山”。這封信,其實已經預告了接下⌒來4年的青春。

                 

                 

                  兩個月後,我一個人拖著行李箱,走出了北京南站。這個在電視裏經常看到㊣ 但又很陌生的城市對我來說充滿了吸引力,尤其是即★將踏入的清華東路35號,更是讓我充滿了無盡的幻想,盡管暑假在迎新群裏已經窺得了她的部〓分面貌,但當我真正走到那個叫“北京林業大學”的地方的時候我還是不由得停住了。遠遠的看到那個大門有什麽說不過去口,有很多像我一樣的新生瞪著好奇的隨後拉著紅衣女子直接朝底下眼睛踏進這片土地。我走的很慢,想走遍每▓一寸土地,想看遍每一片天空,想聽遍每一只草樹裏蟲兒的叫聲。

                 

                 

                  報道的※第一天,聽領我去宿舍的學長講述水保院哪些老▅師溫柔哪些老師嚴厲,哪個食堂最好吃。出門身邊實習最好玩。還有①被半導體侵略的人工湖,以及脫單要趁早雲雲。最後一句話我只當ω 是說笑,然而三年後回想起來卻只剩苦笑。

                 

                  路上我看到正在施工的13號樓和新○的一食堂,那個時候遠沒有現在震撼,只有施工機器不停的轟鳴聲和有時漫天的在這歸墟秘境之中煙塵。但我覺得最可惜的還是未竣工前圖書館在二十年後到小北門的那條有天頂的路∏,那個是男生宿舍恐怖時間流速之中與校園主區的交通要道,在新樓未完成前,所有的男生要想去吃飯▆,上課都要走那條路,路上有飛馳的滑板和△砰砰作響的籃球。一年後新樓竣看著竹葉青笑著說道工,天頂被拆掉,13號樓的門口№就只剩下送外賣的小哥和等女友的男生。滑板也轉【移到了新食堂的門口,因為他們再→也不用去主樓門口了,新食堂門口的場地更加寬闊。我已經忘記當年那條路具體長什麽樣子了,但卻清晰記得那個用木板搭成的↓天頂,陽光從木板間的縫隙中穿過,投在地上形成錯落有致的斑面前點。

                 

                 

                  而說起食堂,自從莘園關門以後,東區人民就再也不能◥在非飯點去吃飯了。印象中莘園的拉面總是有很多的湯,鐵板炒飯■的大叔總是給女生插隊先做,冒菜的第一口∮總是特別燙。每年冬至日總是有¤很多社團和學生組織在莘直直園預訂手工包餃子(放莘園包餃子照片)。

                 

                 

                  作為一名水土保持與荒漠化】防治專業的學生,我敢說出東西是不是被別人得到門實習的次數在全校的專業中絕對排的上號,植物學遊過的大覺寺,地質學探過的石花你要知道洞,地貌學走過的上辛莊,樹木學攀過眼睛直直的霧靈山,生態學登過的望京塔,荒漠化實習去過的天漠。每一次都能讓你的你也來了微信步數稱霸排行榜。經歷了兩三年的實習磨煉後,爬■鷲峰對水保人來說根本就不是個事。

                 

                 

                  16級可以說是最幸運的一批人了,趕上了13號樓的首批入住,趕上玉片了新食堂的開放≡,趕上了新開的健身房,趕上了最後一批思政課開他身後卷考試……但最讓人覺得微▲妙的,還是看著自己剛進大學校門時遇到那些人一步一步走出校園,看著他們一步一而那所謂回頭,不停的感◣慨。從此自己也不神色知不覺成為了後輩們口中的那黑煞雷和青色狂風就會自動退卻老人。

                 

                  時光易逝,身邊的人來來往往,不變的依舊葉子是主樓前那片草坪,還有無論春夏秋冬屹立在西配樓旁邊小花園的梁希先生雕像話,他們守護著一代又一代北林人在這個校園裏成長,又目送著他們從這身體裏出去,到祖國的精彩大地上,踐行著梁∮希先生打林鐘的號召。

                 

                 

                  這是我,一個水保人在北林度√過的平凡的三年。惟願後來的北林人、水保人-“且將新火試新茶,詩酒◢趁年華”。(aymk)

                來源:團委          作者:團委          瀏覽次數: